爬墙切忌真情实感

也放读书观剧笔记,觉得烦的GN千万不要关注我😂
人义圈混乱邪恶,除了上下铺不拆什么都吸一口。
一块黄瓦,一只红羊。
一个产粮的杂食。产想产的粮。
有明明在热圈却总往热圈中冷圈钻的天赋。
想吃粮……饿到哭泣。

【赵立春X沙瑞金】桥(七)

历史的进程

狐邪:

整台慰问演出结束后,沙瑞金松了一口气,还好没有什么其他事情发生。他不畏惧意外,但也珍视甚至渴望平常。像对伟大诗歌和崇高志向的高高群山作出一次长长的进入之后,在领略过出类拔萃和神奇莫测的险峻风光之后,最甜蜜的事情当然是品尝生活中的一切温暖。*


战士们热情地围到演员身边要签名,沙瑞金刚要走就被伸到面前的纸和笔拦住。


“同志们,对不起,我不是演员。”


“签一个嘛。”许是沙瑞金过于出色的表演水平让他的解释很没有说服力。


赵立春在旁边煽风点火,“同志们,他真不是演员。但他是在79年的对越反击战中一己之力拿下四号桥,获得中央军委嘉奖的一级战斗英雄。”


这下沙瑞金更走不出去了。不过战斗英雄这个称号对他来说比演员好受一些,沙瑞金接过纸笔,一字一画写下自己的名字。在签名之外,也写下“祖国万岁”,“保家卫国”之类的话。沙瑞金的字很好,笔带锋芒,刚峻有力,赵立春联想到沙瑞金的文笔应该也是很好的。难怪那位文盲姜司令非要他当秘书。


周围的人群终于散去,赵立春打趣道,“我错了,你不是演员,你比演员还受欢迎。”


“还不都是你。我只是个普通的养猪的兵,连枪声都不能听,早就不是什么战斗英雄。”


赵立春凑到沙瑞金耳边说,“我就不爱听沙瑞金说泄气话,拿枪的虫豸也是虫豸,养猪的英雄还是英雄。”赵立春突然有些伤感,他不久也许要和沙瑞金一样了。“你有没有听说,我们要裁军100万。”


“听说了,裁军同时是军事权力的重新分配,太阳底下无新鲜事。建国后七大军区互换司令,如今的裁兵,以后还会发生什么,都是历史的进程。”沙瑞金觉得自己的语气太过冷淡,又说:“可你又何必担心,裁谁也不至于裁您赵营长。”


知道这不过是安慰的话,赵立春摇摇头,“我算什么,历史车轮压过,螳臂还能挡车?不要说我一个小小的士兵,一个军区也可能成为过去。我还听到传言说昆明军区和成都军区要并一个,如果昆明军区并入成都军区,以后还多仰仗沙处长。”


“仰仗我做什么,又不能给你们多分二斤猪肉。”


赵立春来了兴趣,“是不能还是不想?”


“既不能,也不想。”


“这么小气,和着我白救你了。”


“猪肉不能给,命,可以给你。”




短更一发,免得懒癌发作坑了。
*引自佩索阿的《惶然集》

评论

热度(18)

  1. 爬墙切忌真情实感狐邪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历史的进程